遇見涪陵

2018-06-20 16:05:39    來源: 銅仁日報社編委、全媒體編輯中心主任 張勇

從烏蒙山深處出發,千里烏江晝夜不息左沖右突,奔走在黔渝兩地的崇山峻嶺間,滋養著沿岸的生靈……

曾經,當貴州人溯烏江踏浪而下,抵達長江與烏江交匯處的涪陵時,當地人總漫不經心問一聲:你們從小河來? 相對于煙波浩蕩的滾滾長江東逝水,碧波蕩漾的烏江委實是遜色多了。作為重慶市第二大港口,涪陵素有“千里烏江第一城”的美譽。

右攬烏江、左銜長江,坐擁兩江交匯處的涪陵背依巍巍青山,仿佛敦實偉岸的巨人把雙腳伸入暗流洶涌的江中,任意騰挪足底讓軀體左右膨脹且向上拔節成長!經年累月,小碼頭蝶變大城鎮。

“我在烏江頭,君在烏江尾。”最近,長期關注研究烏江的記者,從梵凈山麓出發沿渝湘高速公路行進,輾轉抵達想象了無數遍的涪陵,實地感受“千里烏江第一城”的風采。

也許,每一個人觀察的視角不同,目之所及的景象各異。此行,拋開攪動人們味蕾的涪陵風物榨菜,從三個視角觸及這座江畔城市的特別之處,撩起千年古城涪陵神秘歷史的一角面紗。

“中華瑰寶”白鶴梁

昔人已乘白鶴去,

水底空留白鶴梁。

白鶴一去不復返,

白云千載空悠悠。

涪陵人文歷史厚重,此處最是特別處。在涪陵主城北長江中曾有一段石梁,相傳,唐朝時爾朱真人居此修煉,含辛茹苦后得道,在石梁上乘鶴仙去,故名曰:白鶴梁。

大自然造山運動時的鬼斧神工造就的白鶴梁, 長約1600米、寬約10-15米,東西向延伸,與長江平行。石梁背脊標高約為138米,比當地常年最低水位高出2至3米,隨著每年枯水期和豐水期的變化,形成了夏隱冬現的水文景觀。

據介紹,白鶴梁分為上、中、下三段,這石梁之所以聞名,就是因為石梁上有許多古老的題刻。在石梁中段的一段長約220米、寬約15米的梁體上,發現有題刻約165處,文字約3萬余字。這些題刻始于唐廣德元年(公元763年),終于1963年,而現存最早明確紀年的題刻是北宋開寶四年(公元971年)。

最為特別的是,白鶴梁上的18尾石魚雕刻,記載了1200多年來長江72個枯水年份的水文情況,系統地反映了長江上游枯水年代水位演化情況,為研究長江水文、區域及全球氣候變化的歷史規律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佐證。

白鶴梁題刻中有一尾標注最早的枯水題刻的石魚,它的眼睛正好是長江中上游的零點水位,比1865年長江上設立的第一根水尺——湖北武漢江漢關水尺的水位觀測記錄,要早1100多年。

據有關部門觀測,白鶴梁唐代石魚的腹高,大體相當于涪陵地區的現代水文站歷年枯水位的平均值,而清康熙二十四年(公元1685年)所刻石魚的魚眼高度,又大體相當于川江航道部門當地水位的零點。

涪陵有“石魚出水兆豐年”之說,據稱如果石魚在冬天枯水期露出水面,則第二年必是豐收年。“石魚出水”是當地人期盼豐年的“吉兆”。

白鶴梁題刻是世界上已知時間最早、延續時間最長、數量最多的水文題刻。歷代文人墨客都喜歡在白鶴梁上題刻,使其成為集文學、書法、繪畫、石刻藝術為一體的“水下碑林”。梁上匯集的300多名文人墨客以8種書體留下的3萬余字的題刻,具有令人驚嘆的藝術價值,其中尤以宋代大文豪、書法家黃庭堅的“元符庚辰涪翁來”題刻最為著名。

因此,白鶴梁被人們譽為 “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世界水文資料庫” “水下碑林”。它是三峽文物景觀中唯一的全國重點文物。

長江葛洲壩電站和三峽電站是世界水利工程建設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項目,它們攔腰截斷萬里長江“高峽出平湖”。曾經,施工人員建設電站時參考了白鶴梁的水文記載,再根據節令推進整個工程進度。

天下水文奇觀白鶴梁于1988年8月,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被國家文物局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稱其為“保存完好的世界唯一古代水文站”。

后來,興建長江三峽電站工程,白鶴梁題刻將永沉江底。為了搶救這個稀世文物,歷經多方拉鋸、反復論證,最終,保護白鶴梁塵埃落定,即建設了白鶴梁水下博物館。

最先概算2億元、實際耗資3億左右的白鶴梁保護工程,由“水下博物館”“連接交通廊道”“水中防撞墩”和“岸上陳列館”四部分組成。其中,水下博物館就是在白鶴梁原址上修建一個呈橢圓形特別保護殼體,把整個題刻平面覆蓋。

白鶴梁水下博物館是世界首座水下博物館。此項工程從2003年開工建設,到2006年9月長江三峽電站大壩提前蓄水至156米水位,原本兩年的水下施工期被壓縮為一年,其間又經過兩年多時間的漫長停工期。2013年5月18日“世界博物館日”這一天,白鶴梁題刻在長江水下“沉睡”6年之后,在水下40米深處與人們再度相會。

如今,白鶴梁水下博物館是長江之濱一道人文風景,慕名前來的游客可留足博物館陳列館中,親手操作攝像頭,通過電腦屏幕,從不同角度近距離觀賞白鶴梁。

白鶴梁水下保護體猶如一個璀璨的水晶宮。它安裝了6排、150組燈源,每組燈源由9個小燈組成,而每個小燈里又藏著8個聚光和散光燈。經過安檢后,游客可從地面陳列館乘坐長達90米,垂直高度40米的隧道式自動扶梯進入長147米的水下時光隧道,再邁過鋼制艙門,進入環形水下參觀走廊,透過玻璃舷窗欣賞白鶴梁題刻。對潛水較感興趣的,可以身穿潛水服通過潛水的方式親密接觸白鶴梁。

長江兩岸風光獨特,白鶴梁水下博物館是長江三峽30個最佳旅游新景觀之一,目前已納入重慶市六大精品景區之一。最為可貴的是,當地堅持把白鶴梁題刻申請世界文化遺產。

天下水文奇觀白鶴梁是人民群眾的智慧結晶。曾擔任過重慶市涪陵區博物館負責人的黃德建說,白鶴梁題刻在科學、歷史和藝術等方面都具有極高的價值,是當之無愧的“中華瑰寶”。

為長江邊的烏江研究中心點贊

烏江一路奔流,兼納百川,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水系和一個幅員面積達8.8萬平方公里的流域。

烏江流域聚居著近五十個民族、三千多萬人,人文底蘊十分深厚,地域文化特色極其鮮明。烏江作為浩浩長江的支流,以河流為載體的烏江文化是長江三峽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華文化的區域個象。

“最早對烏江的研究,可以追溯到1990年。當年,有三撥人相繼不約而同地考察烏江流域,一撥是原涪陵師專的黃建明教授,一撥是涪陵新聞媒體新聞記者,一撥是貴州省的專家。”剛卸任長江師范學院烏江流域社會經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的李良品回憶道, “無巧不成書,這三撥人在貴州思南不期而遇??疾鞖w來,黃建明教授寫了一本關于烏江的小冊子,從而拉開了我們研究烏江流域經濟社會發展的序幕。”

此后,幾經爭取、充實和調整,2005年,烏江流域社會經濟文化研究中心終于在長江師范學院正式掛牌。2006年12月,該中心被重慶市人民政府批準為重慶市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下設“烏江流域社會與民俗研究”“烏江流域區域經濟與生態環保研究”“烏江流域民族歷史與文化研究”等3個研究方向,開展對烏江流域全面系統地研究,培養了一支熱愛烏江流域社會、經濟、文化研究的學術隊伍。

李良品長期擔任長江師范學院烏江流域社會經濟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他堅持帶領中心的研究人員,不辭辛勞跑遍了烏江流域沿途的各個區縣。“考察是全方位的,歷史、地理、經濟、社會、文化、風俗等都要去調查了解。”因為鐘情,所以他們以關注烏江、研究烏江和推動烏江為使命擔當。

烏江流域研究的重大事件是長江師范學院烏江社會經濟文化研究中心成立。秉承“治學促鄉”的學術傳統,長江師范學院及前身涪陵高等師范??茖W校、涪陵師范學院的專家者期致力于地域文化研究,學術視野從涪陵本土逐漸向渝東南和烏江流域延展,師生不斷投入到研究中來。

涪陵師范學院2002年成立“烏江經濟文化研究中心” (2006年9月更名為長江師范學院),依托“烏江流域文化發展戰略研究所”等9個研究所,開啟整合全國尤其渝黔等地學術力量及,全流域、跨民族和多學科研究烏江流域的大幕。次年,以“烏江流域”冠名的科研項目開始出現在市級科研項目的立項名單。戴偉教授時任涪陵師范學院院長,于2004 年申報的“烏江流域非物質文化遺產搶救與保護”成功獲批為當年的國家社科基金西部項目,直接點燃全面研究烏江流域熱情,專家學者的學術眼光開始逐漸轉向烏江流域。2005 年,設立副處級的“烏江流域社會經濟文化研究中心”,次年獲準成為重慶市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在“烏江流域城鄉統籌與社會發展研究”“烏江流域區域經濟與生態保護”“烏江流域民族歷史與地域文化”等研究方向,聚集了30余人的研究團隊,依托“烏江流域文獻資料中心”“西南地區土司文化研究中心”“重慶民族所”和“烏江文化陳列館”“西南土司文化陳列館”等機構,長年開展烏江流域社會、經濟、文化的教學與研究,形成有影響力的科學研究的“烏江”品牌。

長江師范學院烏江流域社會經濟文化研究中心已成為全國烏江流域研究的“領頭羊”。據不完全統計,該中心研究人員獲準立項、直接以“烏江流域”為視野的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近10項、國家財政部和教育部規劃基金項目10余項、省市級項目30 余項,發表和出版名稱“烏江”“渝東南”“重慶民族地區”等論著成果超過120多件,使學校在烏流域研究發揮龍頭的作用,是重慶市高等學校“十二五”重點學科民族學的唯一建設單位,在中期與終期考核中都獲得“優秀”等級,在全國有良好的社會影響。

烏江橫亙在大西南的腹心地帶,沿岸山水神奇險秀,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干支流在不同歷史時期和區域有若干不同的稱謂,烏江名稱的不確定性反倒證明了一個事實:烏江及烏江流域人文底蘊深厚,歷史時期的人們依靠便利的水運和豐富的資源繁衍生息,江水如黛的烏江承載的是厚重的歷史和特殊的生存方式,值得人們珍視并細加研討,全面發展經濟,推動社會進步,促進生態興旺,實現文化繁榮,促進民族團結。

走進貴州碼頭

一路蜿蜒奔騰的烏江,終于放慢了它的腳步!在重慶市涪陵區,烏江與長江交匯處名曰:兩江口。

“烏江水是清澈的,長江水是渾濁的,可謂涇渭分明啊。”當地人如是說。

兩江匯合處的涪陵港常見萬噸級船舶出入,最后消失在長江與大山相交的水天盡頭……

早就耳聞涪陵有個地盤不小的貴州碼頭,一直想實地踏訪。幾經周折,記者聯系上了貴州省烏江輪船公司涪陵分公司經理羅伯生,他開車前來接應記者前往涪陵港烏楊樹貨運港區貴州碼頭。

碼頭位于烏江河口1公里處的烏江左岸,距離貴州最近的沿河碼頭有366公里,當地人更習慣稱“貴州碼頭”。碼頭岸線長約110米,按照設計,其年吞吐量可達17萬噸,占據涪陵港8%的吞吐量。

貴州碼頭作為貴州在重慶市的一個交通窗口,早在上世紀60年代,貴州省交通部門就選在烏江口打造這個物資中轉、集散和躉積基地,它還是目前我省在外最大的一個碼頭。

與印象中汽笛長鳴人聲鼎沸的碼頭場景不一樣,這個貴州碼頭顯得格外冷清。橫跨而過的濱江高架橋遮住了不少視線,如果不是羅伯生前來接應,很難讓人順利找到這座碼頭。

“我們只好把碼頭租給人家,靠每年10多萬元的租金來發放10多名職工的最低工資。”作為碼頭的業主代表的羅伯生說,“由于沒有建設裝卸貨物等設施,只是一個裸碼頭,雖然地理位置相對不錯,但也租不起價。”

相比現在慘淡的經營狀況,羅伯生更愿意沉浸在昔日回憶里,尤其是上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可以視為烏江航運業的黃金年代。而貴州省烏江輪船公司,是這條繁忙水道實力最強的國有航運企業。

在思南縣的烏江邊上長大的羅伯生回憶說,1987年,他從廣西航運學校畢業后,就被直接分配到貴州烏江輪船公司涪陵分公司工作,沒想到在涪陵一干就是30多年,在涪陵安家落戶,娶妻生子。一晃,兒子大學畢業參加工作走入社會,自己雙鬢變白了。

值得一提的是,以前貴州在涪陵一帶設立的專用碼頭是3個。由于長江三峽電站工程的興建,使得原有的港口碼頭被淹沒。長江水利委員會在1992年作的一份《三峽水庫港口淹沒情況調查》說明,貴州省在涪陵被淹沒的碼頭有泗王廟、馬腳溪、中渡口三個碼頭,岸線總長近300米。

“當時貴州碼頭主要是為了滿足貴州烏江輪船公司的貨物中轉,再加上其它的貴州籍的船舶,已經很打擠了。”羅伯生說,碼頭晝夜不停地開工,實在忙不過來,有時還不得不委婉拒絕一些外省籍的船舶??垦b運貨物。

現在所能看到的貴州碼頭,則是三峽庫區淹沒后的復建工程。2002年,涪陵對城區碼頭規劃調整,明確貴州碼頭的岸線長度和坐標,并最終在距離長江口1公里處的烏楊樹重新設置了貴州碼頭,并在2003年竣工。

復建后的貴州碼頭,隨著三峽水庫水位上漲,可容1000噸級貨輪停泊,成為貴州礦產、烤煙資源最大的貨物中轉站。 “由于水運衰落和烏江航道中斷,復建后的貴州碼頭,卻再也沒有迎來一艘從貴州駛來的船舶。”羅伯生聊起烏江航運就表達遺憾之情。

往昔,由于烏江航道在貴州境內只能通行100噸左右的船舶,從貴州腹地進出的物資都是通過100噸級的貨船,轉運至烏江口的涪陵貴州碼頭中轉,再轉運上大船進入長江航道。

“烏江501號是提供動力的拖船,它的后面拖著3-6個駁子,就像火車那樣,一個接一個連成長串,每個駁船能裝500噸重的貨物,一趟下來,能拉兩三千噸貨物。”羅伯生一邊進入了回憶,一邊打開了話閘。

1984年初,貴州省交通廳組織所屬的赤水、烏江兩家航運公司,組建出川運輸辦事機構,建造適應在長江中下游航行的拖輪和駁船。

當滿載貨物的烏江501號“一拖六駁”啟程離開貴州碼頭,往長江駛入時,水手們特意站到船頂,感受到這艘組合而成的“巨無霸”的威力,強勁的馬力把平靜的江心翻動起來,激起的波浪不時拍向岸邊。

“從上世紀80年代起到90年代初,烏輪司涪陵分公司就有烏江501號和502號拖船組成的船隊,長江航道上對開航行。”羅伯生記憶猶新,“為了給常年在漫長的長江航行提供服務和聯系業務,我們公司還在南京、上海等地設有辦事處,經營收入好得很呢。”

當時,貴州貨船“直達運輸”的范圍逐步擴大,從1984年至1990年7年中,烏江、赤水兩大長江水系航道完成貨物周轉量6.445億噸公里,占全省總量的39%。

至1990年底,貴州的長江船隊已有9個,年運輸能力約20萬噸,它們往長江中下游地區運輸的物資中,煤炭占82%,木材占15%。遠航運輸在貴州航運中的地位也日益重要。

組建于1958年的貴州烏江輪船公司是貴州省交通廳直屬正縣級單位,能過進入該公司工作,曾經是沿河以及周邊的人們最羨慕的事情,彼時的福利待優厚。

“剛畢業第一個月工資就有56塊錢。”羅伯生說,“而當時涪陵地方的平均工資,也只有45元。這樣的收入差距,足以讓周圍的人十分羨慕!好姑娘常主動追求公司的小伙子。”

后來陸路交通興起、烏江水電梯級開發阻斷航線等多重因數重疊,導致曾經繁忙的黃金水道變得沉寂了。進入90年代以后,貴州烏江輪船公司原來有上千職工星散四處,人數銳減到100余人。航運路線從原來的通江大海,縮減到只有70公里的一條沿河縣城至洪渡鎮的客運專線。

作為烏江航道上最大的省屬航運企業,貴州省烏江輪船公司由盛而衰的劇變過程,也是烏江航運凋敝的一個縮影。

據統計,貴州省GDP的70%以上、財政收入的70%以上都誕生于烏江流域。當前,我省正在加快推進烏江“黃金水道”全線復航,積極銜接長江經濟帶,實現貴州“通江達海”的夢想。

2017年3月28日,烏江航道首艘1000噸級LNG(Liquefied Nature Gas液化天然氣)動力集裝箱船在烏江思南新港順利下水,標志著“烏江-長江”集裝箱班輪起航指日可待。

“深能616號” LNG動力集裝箱船舶長55米、寬10.8米、總高9.2米、自重400噸,由貴州深能股份和中船重工重慶川東船舶重工有限公司在烏江現有航道等級前提下,根據貴州水運發展規劃,量身打造的首艘大型綠色動力船舶。

之后,將建造15艘同型號大型集裝箱船舶,全部投入烏江航線運營。我省擬開辟和經營貴陽-重慶-上海-海外集裝箱班輪航線,未來將形成一日一萬噸的定期貨運班輪航線。

據了解,為保證LNG船舶動力供應,下一步將投資1.2億元在沿河新建加油與天然氣加氣、壓縮天然氣加氣合建站。此外,計劃投入資金3億元,總共建造70艘LNG動力多用途集裝箱船投入烏江航線運營。

深夜中的貴州碼頭安安靜靜,當記者與羅伯生在貴州烏江輪船公司涪陵分公司老舊的辦公樓里交流時,他耳聞家鄉的人和事心情高興:“我直接見證了烏江航運興衰,更期待烏江航運再現昔日輝煌!貴州船舶從烏江而下,開足馬力跑馬長江,再展貴州人風采。”

 

編輯:楊莉


四川卡五星麻将 天天爱海南麻将最新版下载 吉林体彩11选5走势图 街机捕鱼航海大冒险 大唐麻将河北版挂免费 单机炸金花手机版有哪些 下载山西快乐十分app软件 新浪福建22选5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技巧 广东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麻将代理平台 博远棋牌后台代理网 浙江2o选5走势图 体彩上海十一选五奖金 天天捕鱼赢话费手机版 湖南红中麻将打法 经典单机麻将最老版